首页>新闻点线面 新闻点线面

专家建言丨社会组织发展除了闷头干活 还要携手合作

———《湖北社会组织抗疫及基金会合作报告》发布

2020年06月30日 10:15 | 作者:顾磊 | 来源:人民政协网
分享到: 

C20200630001-zx6

魏晨(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6月23日在线上举办的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2020湖北峰会上,江苏师范大学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乐仁乐助社会创新机构联合创始人魏晨发布了《湖北社会组织抗疫及基金会合作报告》(简称《报告》)。

《报告》团队总计调研了102家社会组织,统计数据超2万个,样本以志愿者组织、社工机构、社区社会组织、网络社群为主。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湖北省的社会组织遭遇了严峻的挑战,他们在哪些方面获得成长?经验和教训是什么?记者就此专访魏晨。

记者:社会组织与基金会合作,在抗疫中有哪些成长?

魏晨:从基金会来看,与社会组织的合作已有一套较为成熟的体系,比如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的救灾网络与湖北本地的社会组织合作顺畅。该救灾网络在湖北有仓储,也有物流体系和完整的财务结算体系,合作伙伴对壹基金也非常信任。

从社会组织来看,与基金会合作的关键是日常的应急体系建设。在应急状态下,合作能否达成与机构的规模、资源、覆盖区域以及到达一线的能力高度相关。例如,与壹基金合作的孝感义工联、荆门义工联、小草义工等,都是湖北当地大型义工组织,通过合作,基金会也能提升自己的服务能力。

战“疫”中,湖北社会组织在早期慌乱后,介入了多个领域,提供直接服务、支持性服务,并导入外部资源、开展研究性工作等。这些方面,他们都感受到了自身的壮大。

记者:调研发现,基金会被社会组织吐槽有“管”但是失“理”,如何看待?

魏晨:抗疫期间,多家基金会及时调整,特事特办并不少见。这种“吐槽”更多是在日常合作中产生的。

基金会确实担心社会组织缺乏规范化运作及管理经验,因而在资助程序上十分严苛,有时候会显得呆板。被资助的社会组织大多都在一线做服务,往往在寻求“理”的时候不太愿意被“管”,不太理解基金会的难处。双方不能做到以同理心去理解对方,又不能从管理工具上满足对方的需求,这可能是出现“吐槽”的重要原因。

基金会应尝试用现代化管理手段进行资助,比如通过区块链等科技手段完善远程管理和在线管理等,这样可以让远程管理更灵活,同时给予资助对象更多同理心。

记者:《报告》指出,战“疫”过程中,志愿者组织、社工机构、社区社会组织的服务供给呈现差异化特点,是否有可能将3类机构的定位和相互配合发挥作用固化下来,成为一种应对突发事件的机制?

魏晨:3类机构服务的差异化供给是自然形成的,这既取决于当时的应急条件,也取决于其自身的优势和特长。这种“偶合”而成的分工能否固化为机制?我认为取决于两个条件:一是它们可以相互补位,又能发挥各自优势;二是即要分工又要协作。

这3类组织都难以单独应对突发事件,它们的有效组合机制可否由社会自发形成?我认为要具备这些要素:机构合作的平台、协同的物流配送体系、资金支持网络等。如果湖北的社会组织、高校、基金会携手搭建合作平台,完善制度化保障,引入外部助力,再加上政府支持,那么这一机制是有可能形成的。

记者:《报告》指出,湖北社会组织存在“散、乱、小、不集约、不联动、合作少”的问题,跨界合作生态尚未形成。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如何改进?

魏晨:调研发现,抗疫过程中,社会力量自发合作,但没有形成统一机制。很多社会组织都有“业务链”,他们自己做业务,彼此却缺乏合作;此外,政府、企业、社会组织之间也缺乏合作意识。

如何改进?首先,我认为政府应急管理部门应进一步理顺管理机制,加强统筹;其次,应鼓励市场领域提供更多服务;此外,还要加强公益行业建设。

如何加强公益行业建设?我认为要有整体性的行业发展规划,同时应加强行业基础设施建设。目前,公益行业缺乏合作交流平台、一体化的理论、人才链条建设,也缺乏公益环境的塑造和公益文化的打造。我希望更多基金会不仅做资助,还要支持行业基础设施建设。

编辑:王慧文

关键词:

更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