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点线面 新闻点线面

闪亮的青春 生活的“状元”——残疾人大学生的奋斗故事

2019年10月09日 09:51 | 作者:顾磊 | 来源:人民政协网
分享到: 

9月20日,“我来北京上大学”中国残联2019大学新生座谈会在京举行。此次座谈会是中国残联“邀访·倾听”系列活动之一,多位大学生分享了各自奋斗和成长的故事。

B20191008001-zx10

残疾人大学生讲述自己的故事

残疾学生上大学,如今并不稀奇,但这一局面的由来,却经历了漫长的过程。

中国残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吕世明回忆,早在1984年3月,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创立之时,遇到的最强烈的呼吁和最大的难题之一就是残疾人考上大学,却被高等院校以身体原因而拒录。曾有残疾学生被拒录,写了封血书给邓朴方主席,可见残疾人对知识和未来的渴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当时,全社会对残疾人群体的认知较为落后,时常称呼其为“残废”。在这样的环境中,残疾学生入读大学面临重重困难。1984年8月,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即邀请当时的教委(现教育部)以及有关方面召开录取残疾人大学生的座谈会,呼吁为残疾学生上大学“开绿灯”。

2001年,吕世明在辽宁工作时曾就此问题邀请高校与残疾人大学生召开座谈会,当时仍有不同程度的拒录情况存在,而如今,只要残疾学生能够达到录取标准,报考任何大学都会被录用。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社会文明有了巨大的进步,残疾人学生境况的改善,就是生动体现。

在当天会议上,吕世明寄语学子们:“残疾人事业的发展给我们创造了这么好的条件,我们可以读本科、硕士、博士,应倍加珍惜,要努力为社会作出贡献,体现人生的价值。”

刘义婷:

我像一颗顽强的小苗

虽然是一名先天性右手三级残疾人士,但刘义婷并不认为自己比别人差。她通过自己的努力参加高考,斩获当地文科状元,并以湖北省文科第6名的优异成绩被北京大学录取,目前是大一学生,主修经济类专业。

或许是因为爸爸妈妈开明的教育,或许因为自己从小就是一名乐天派,尽管遇到很多困难,但是秉持着“办法总比困难多”这一信念,刘义婷披荆斩棘,拼出了属于自己的路子。

因为右手残疾,刘义婷是“左撇子”,用左手写字,从歪歪扭扭到摸索出方法,刘义婷体会到越来越多的乐趣,爱上了写字。春夏秋冬,她日夜练习书法,在书法比赛上获过奖。

刘义婷从小就在普通学校就读,生活中会遇到一些困难,比如不方便搬重物等,但是她刻意锻炼自己克服困难的能力。“遇到一件事情,假如通过手解决不了,可以用脑来想更多方法,想出来之后会佩服自己说‘我真聪明’。”

“我像一颗顽强的小苗,在温暖的环境中努力成长,经历过高强度的学习,一次次地参与竞争,在学校活动中发掘自己的潜能,我发现自己可以做得和别人一样好。”刘义婷说。

进入北京大学成为一名大学新生,刘义婷参与了“燕园成长计划”,开始探索如何适应大学集体生活,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到了人文关怀的意义,思考个人与社会之间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对社会问题比较感兴趣,这将为我回馈社会的梦想埋下一颗种子。”刘义婷说,尽管未来还不可知,但可期待,除了希望自己成为一名经济分析师之外,她也愿意投身学术,实现人生价值。

“我还有一个更大的梦想:期待成为一名慈善工作者,可以帮助更多像我一样的残疾学生,把爱心传递下去。”刘义婷说。

B20191008002-zx10

中国残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吕世明与大学生交流

康幸运:

我想大胆尝试感兴趣的生活

北京师范大学大一学生康幸运其实并不幸运,她是先天性的感应神经性耳聋。妈妈提前3个月生下了她,分娩时大出血,“医生说,大人和孩子可能都保不住了,我觉得生命很奇妙,我们安然无恙地回到了人间”。

康幸运对自己的听力情况是后知后觉的。小时候,家人说话都是大嗓门、高音调,在这样的环境中,她感觉不到自己和其他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随着年龄增长,她发现自己和别人不一样,老师讲话听不清,朋友们在后面喊自己听不到。

意识到自己存在听力障碍后,康幸运陷入悲伤的情绪不能自拔。后来,她读到姐姐买的一本书:海伦·凯勒的《假如给我三天光明》,她从书中看到了希望,觉得自己有能力和海伦·凯勒一样实现自己的价值。

高中阶段,康幸运面临很大的学业压力,学习难度和强度都在提高,但幸运的是,她得到了身边人们的帮助。

“老师总是站在我的身边讲课,我就坐在讲台的旁边,听不懂就去找老师单独讲解。”康幸运说,“我记得在自己成绩一直上不去的那段时期,我哭着找老师说,我现在那么痛苦,以后会怎么办?老师说,科技在发展,你对自己要有信心,要怀有希望。”

父母、亲友、同学在康幸运的背后提供了默默的支持。渐渐地,康幸运坦然面对困难,心境变得开阔了。

“我听不清电影和电视里的内容,老师讲课时我只能听见几个词,开大会、小组讨论和广播对我来说更是望尘莫及,但是又能怎样?只能面对面地交流,反而使我和朋友的友谊深入心灵;没有电视和电影,也少了许多诱惑和纷扰;听不清老师的话,就自学、自我思考、自律和自强。我经常和自己对话,我能从纷繁的事中迅速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康幸运说。

康幸运的大学生活适应得很快。她认为,当下自己应竭尽全力,成长为一个有思想、有能力、有道德的人,利己而利人。“我想大胆地尝试各种感兴趣的生活,然后笃定心智,一生只为一事来。”

陈星安:

愿把爱和美传递给更多人

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时,陈星安并没有开口,而是拿起二胡,演奏了一首《我和我的祖国》,优美的旋律感染着所有人,这段乐曲也表达了他的心声。

陈星安是北京联合大学音乐专业的学生,是一位视障人士。他是早产儿,目前视力全盲。“父母从小对我的期望是,虽然我有残障,在今后的生活中会遇到很多困难,但一定能够克服。”

事实上,从2006年离开浙江来到北京,父母为他付出了很多,“我母亲一直陪伴着我,我是一个特别喜欢出行的人,她陪着我参加各种活动”。

在学习中,陈星安的确遇到很多困难。比如阅读五线谱有障碍。有时候,同学们会花费自己的时间帮他学习乐谱,这让他非常感动。

今年6月,陈星安参加了上海国际电影节的活动。期间,他的任务是接待日本的导演组,这就需要为对方做行程安排。与陈星安同组的上海的大学生,同学们一直熬夜,与他共同完成了任务。

“我认为我能够做得跟所有人一样好,前提是能够得到所有人的关爱和支持。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不可能来北京上大学。”陈星安说。

陈星安非常喜欢音乐专业,“我希望成为一名演奏者,或者致力于传播音乐,把爱和美传递给更多人,用爱和音乐打开视障人群的世界”。

进入大学之后,陈星安必须用手杖出行,由于对校园环境还不太熟悉,偶尔会迷路。不过,每次迷路时,都会有人来帮助他。

“有一次,晚上10点多了,我走到一条偏僻的小路上,突然有人在后面拉了我一下。我问他,你想做什么?他什么也没说,就一直拍我,拉着我走,把我领回宿舍。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一个听障人。”陈星安很受触动,他认为,残障人士能感受到社会的温暖,然后可以通过自己的行为去回馈社会。

编辑:王慧文

关键词:残疾人 大学生 幸运

更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