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点线面 新闻点线面

一场把“根”留住的自我“革命”

2019年06月12日 10:21 | 作者: 张明敏 | 来源:公益时报
分享到: 

原标题:社会力量赋能村小 一场把“根”留住的自我“革命”

c-1

近几年,大森店小学就读的学生从2005年的15个发展到了今天164个

c-2

大森店小学的学生拼砌自己心目中的乡村少年宫

“六一”前夕,位于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隔河头乡的大森店小学,一场别开生面的“创想乡村,筑梦六一”公益主题乐高积木颗粒拼搭活动上演,全校164个孩子和11名老师是这场活动的主角。

当天,大森店小学的学生通过创意拼搭环节,运用乐高积木颗粒发挥无穷的想象力,拼砌自己心目中理想的乡村少年宫。这是孩子们第一次接触乐高积木颗粒,与城市孩子相比,乡村孩子在获得玩乐材料和玩乐机会方面会更加缺乏,这种现状因乐高的到来正在改变。

但谁又能想到,这所如今容纳着164名孩子的村小(属“完全小学”,一至六年级),在数年前却几经风波,多次差点被撤销。

在多方社会力量的参与建设下,村小一次次与“命运”抗争,又一次次与“幸运”牵手。

社会力量注入的一滩活水,将村小的能量激活并发起一场自我“革命”,带动学校、家长、学生、村委有机互动,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新风尚。

最终,村小不仅把“根”留住,还逐渐成为了当地乡村振兴的典范。

把“根”留住

2005年,赵银凤来到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隔河头乡大森店小学担任校长,学校就15个学生,属于单人独校的乡村教学点。

赵银凤坦言,学校基础条件差,留不住人才,引不来资源。该村和邻村的家长们宁可将孩子送到数十公里外条件较好的学校,也不愿意在大森店村小学就读,这使得学校每年招生的生源上不去。

“一句话,学校条件不行。”赵银凤对《公益时报》记者表示。

2001年,国家正式开始推行一场对全国农村中小学中心布局的“教育改革”。具体说来,就是大量撤销农村原有的中小学,使学生集中到小部分城镇学校。

这份由国务院出台的名为《国务院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的文件,第十三条要求地方政府“因地制宜调整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表示要“按照小学就近入学、初中相对集中、优化教育资源配置的原则,合理规划和调整学校布局。”

这一决定,在教育界被简称为“布局调整”,在民间,则被简称为“撤点并校”。

有统计数据表明,从1997年到2010年的14年间,全国减少小学371470所,其中农村小学减少302099所,占全国小学总减少量的81.3%。

按照政策,由于大森店小学学生招生人数达不到开班标准,只能采用隔年招生的办法,学校被纳入撤点并校的范围。

村小的自我“革命”

2008年,一家致力于支持中国贫困乡村基础教育的社会组织“中国滋根”来到河头乡大森店小学,开始资助该校贫困学生,并逐步发展到支持当地乡土文化传承和家长赋能培训。

2008年,“家校共建计划”发起,通过孩子动员家长参与到学校发展之中,在学校开设家长培训班,为家长赋能。

由县扶贫办、乡政府聘请专业技术能手为学生家长培训瓜果育种、苗木修剪、农机使用等技术,学校方面负责子女教育、学生饮食、关爱留守儿童等方面培训。中国滋根为校方筹集经费,助其民间传统曲艺秧歌传承,保护乡土文化。

赵银凤表示:“‘家校共建计划’让孩子与家长走进社区参与村庄建设,学生们每月都会带着家长组成大手拉小手的义工队,进入当地老年公寓慰问,通过孩子的行为来影响家长,让家长看到孩子的改变。”

“家校共建计划”的开展成果有目共睹。家长们不再将自家孩子送往数公里外的学校,而纷纷将其留在大森店小学就读,一些邻村的家长也将孩子送入该校就读。

村里看到社会组织的入驻给学校带来的改变,对于被纳入撤点并校对象的大森店村小学有了新的认识,关注点从当初准备撤点并校转变为支持发展,鼓励学校积极配合社会组织的公益项目落地实施。

最终,由中国滋根、学校、村里三方集体向县教育局报告,希望能够保留大森店小学,该村村支书也多次为此奔走疾呼,2015年,当地县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批复决定保留大森店小学。

大森店小学的“保住“得益于社会力量落地后带来资源杠杆效应,撬动着政府、村民、学校、家长和学生,让其携手共建、共治、共享。

社会力量助力孩子成长

近几年间,大森店小学就读的学生数量激增,从最初2005年的15个孩子发展到了今天164个孩子。学校资源条件的改善除了引来学生数量的变化,也带动了教师在当地扎根的数量,由原先只有赵银凤一人,发展到现在的11名教师。

尽管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但问题依然存在。

“学校就一个专职音乐老师,其余均是兼任。体育老师也都是由5、6年级的数学和思想品德课老师兼任,美术课就是我老公来教画画。“赵银凤说,“现在,乡村学校艺术老师不足仍然是个很大的短板。”

马云公益基金会与乐高集团的出现令赵银凤村小的自我“革命”来得更快。2017年,大森店村小学校长赵银凤获得了当年的“马云乡村校长”荣誉,奖励总计50万资金,10万用于改善个人生活,10万用于个人能力提升,30万用于马云乡村少年宫建设。

马云公益基金会一直为践行“让每个乡村孩子成为最好的自己”而努力,除了“马云乡村教师计划”、“马云乡村校长计划”、“马云乡村师范生计划”、“马云乡村寄宿制学校计划”之外,2018年,“乡村少年宫计划”也陆续在“乡村校长计划”获奖者所在学校落地实施。

马云公益基金会执行秘书长于秀红表示“帮助乡村孩子成为最好的自己是马云乡村教育计划的终极目标,但如果单纯直接面对孩子,一个数量多;二是基金会能力也有限。”

通过调研思考,马云公益基金会得出一整套乡村教育人才体系的支持路径。首先,“教师群体”会给孩子成长起到最核心的作用,创立‘马云乡村教师计划’;其次,“校长群体”是一个学校的领导者,能够给与教师激励和支持,创立‘马云乡村校长计划’;再次,“师范生群体”是专业师范学校毕业去到乡村一线的新教师,创立‘马云师范生计划’,从新教师到乡村教师再到乡村校长,这三者间就形成了系列支持体系。

2016年7月4日,马云公益基金会启动“马云乡村校长计划”,每年从全国范围内的乡村学校评选出20位优秀乡村校长,为每人提供价值50万元的支持。其中,10万元用于帮助改善个人生活;10万元用于领导力提升,包括参与国际游学、领导力课堂、跟岗时间及资深校长结对提升;30万元作为实践基金用于所在学校建立乡村少年宫,帮助获奖校长开拓新乡村教育模式。

个人生活改善了,就解除了后顾之忧;领导力提升了,工作能力和工作方法就有了质的飞跃,知道劲该往哪里使;新乡村教育模式拓展了,校长和老师们有了施展抱负的更大舞台,孩子们也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崭新世界,跟城里孩子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这50万元资金支持的三个方向,是逐层递进的关系,所起到的作用也是逐步升级的,从局部到整体、从个人的层面上升到农村教育的大局。

2018年,“马云乡村少年宫”陆续在获奖者所在学校落地实施。

于秀红表示,“少年宫这个平台期待有更多优质资源,包括企业资源合作加入,让孩子在快乐中学习,不断发挥潜能,更好培养孩子们智商、情商、爱商。不仅只是学习知识,还应有充足的社交能力和责任心。”

学校提供硬件教室成为少年宫的必备空间,通过专业的设计公司形成统一风格,同时添置iPad、VR眼镜等基础设备,让孩子们在玩耍中学习,提升自我。

少年宫定位定位于三点,看世界、见未来、育自己。首先,让孩子体验科技的魅力,但多数乡村孩子如今还鲜有机会触碰。其次,引入通识教育课程,乐高集团、故宫博物院、秦始皇陵博物院合作,定向开发在线课程,让孩子们在少年宫VR体验;最后,少年宫未来会安排音、体、美的艺术类课程。

此前,马云公益基金会已建成了14间乡村少年宫实体空间,提供了不同于传统形式的历史、科技、艺术等少年宫活动内容,预计在未来三年乡村少年宫还将覆盖到包括陕西、浙江、湖南、甘肃、内蒙古、四川、云南、河南、河北、西藏等10个省份。

作为合作方之一,乐高集团将为每所乡村少年宫赞助儿童玩乐课积木。

乐高集团全球社会责任副总裁Kathrine Kirk Muff表示,无论城市还是乡村,从玩乐中学习对所有孩子都很重要。乡村孩子教育对整个中国教育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与城市孩子相比,乡村孩子在获得玩乐材料和玩乐机会方面会更加缺乏。未来,乐高集团将在中国重点关注包括乡村孩子在内的缺乏玩乐机会的儿童群体,为孩子成长创造更多机会。”

今后,乐高集团还将为更多中国乡村学校提供物资捐赠和“寓教于乐”理念教师培训,将富有创意的高品质乐高玩乐体验带给更多缺乏玩乐机会的乡村儿童,推动他们的成长和发展,培养其核心能力,包括创新能力、协作能力、批判性思维和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等,预计将惠及超过3万名乡村学生和300名教师。

这个即将到来的7月,孩子们就将搬入新的校舍,那里有少年宫和乐高积木颗粒正在等着她们。

编辑:刘萌萌

关键词:乡村振兴 社会力量 马云公益基金会 乐高集团 大森店小学

更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