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点线面 新闻点线面

救助困境少年 让他感受到社会的温暖

2019年01月11日 10:00 | 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 

12岁本应是无忧无虑的年纪,但对小宇(化名)而言,前几个月里,他生活里更多是苦难和残酷。

2018年11月10日,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王岗镇金典家园小区的一间廉租房内,他的父亲在家中自杀。一个多月后,身患癌症的母亲郑彦芳也病逝。

小宇照顾妈妈。史东旭 摄

小宇照顾妈妈。史东旭/摄

小宇父亲自杀之事被媒体报道后,小宇和母亲得到了来自社会各方面的救助,他的生活困境因此被改变。

8年前,郑彦芳被查出患有乳腺癌,为赚钱治病,家里把房子卖了,转做楼房装修工程,结果不但没赚到钱,还欠下工人82万元工资。郑彦芳说,之后家中变卖车、房,又借了一些钱,还清所欠工资。后来,郑彦芳在一家包子铺打工,丈夫开一辆港田三轮车在外拉人赚钱。

几个月前,一家人曾去大连谋生,并让小宇也一起转学过去。在大连的亲戚为他们寻找了住处,但郑彦芳和丈夫又被查出患有骨癌和脑梗,于是回到哈尔滨。没过几天,小宇的父亲就上吊自杀了。

在这一家人居住的简易廉租房内,只有一张单人床,郑彦芳睡在上面,小宇和父亲则在水泥地上打地铺。从大连回来后,家里一直不敢开灯,天黑前要把饭吃完,因为怕物业知晓家中有人,来催缴物业费。当时,家中只剩下120元。

2018年11月10日,小宇的父亲带他去吃了一顿驴肉馅儿饺子,父亲喝了一瓶啤酒。回家后,父亲走进家中厨房,将门反锁,用妻子的医用绷带自缢身亡。后来小宇回想起来,他曾听到父亲自言自语,“死也要当个饱死鬼”。父亲人生最后一顿饭花了20元,他把最后100元塞进妻子的衣服口袋。

惊闻消息的邻居们,成为最初参与的救助者,他们在小区业主群里,传递这个家庭面临的窘境,大家纷纷伸出援助之手。邻居刘传梅当晚就送去了被子、衣服,并号召群中的人为小宇一家捐款,10元、20元、100元……

12岁的小宇照顾妈妈,只会煮粥和方便面。见此情景,邻居们开始轮流为母子俩做饭。

该小区所在的王岗镇农垦社区主任王磊,也赶到小宇家调查情况,为小宇办理低保,联系上学的学校——从大连回来后,小宇没有再上学了。

邻居刘巍将小宇一家的情况报给当地媒体。2018年11月26日,《新晚报》对此事进行了报道。《重病击垮艰辛一家人》《懂事孩子辍学照顾妈妈》《小区居民4天捐款2万多元》《聚爱成流点燃希望》的报道陆续发出。读者和网友纷纷留言,表示“心疼孩子”。很多网友询问如何帮助小宇,想为其捐款。《新晚报》将捐款链接发布在社交媒体账号,以微店下单的方式收集善款。

第一篇报道发出当天,就有5000多名网友参与捐款,捐款金额近10万元。前来看望的人不断,有的不留姓名,放下钱就走。不断有人加小宇的微信,给他转账。一个网友转给小宇1000元,嘱咐他“自己买点好吃的和学习用品,好好学习,有困难跟姐姐说”。

之后,郑彦芳也顺利住进医院。中国社会福利基金919大病救助工程发来资料表,项目负责人表示收到家人的证明资料后,将和医院的主治医生沟通,并将15万元善款拨付医院对公账户,直接用于郑彦芳的治疗。

一场广泛的救助让小宇和母亲得到了及时的关注和帮助,但在救助过程中,出现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插曲。

有人在小区业主群中发了一段视频,视频中郑彦芳在屋里来回走动,嘴里说着“感谢小区张经理,感谢每家每户,帮助我们……”有部分邻居认为,郑彦芳隐瞒了自己能走路的情况,也有人指出,郑彦芳隐瞒了一部分家庭状况。有人觉得被骗,终止了救助;也有人表示谅解,“就算妈妈欺骗大家,也是为了孩子。”邻居刘巍说,她不后悔将此事告知媒体,也没觉得捐钱亏了,因为“孩子是无辜的”。

有一件事情是属实的,即郑彦芳的病情——2018年12月17日凌晨1时,她在医院病逝。

生前,郑彦芳一直希望能多陪孩子几天。去世前几天,在医院重症病房,她看见儿子进来,很开心,用手不断轻拍床栏,示意儿子来自己身边。她用微弱而沙哑的声音让儿子戴上口罩,再和自己讲话。

起初,王磊联系了附近的王岗中心小学,想让小宇上学,“但区教育局当时说一些手续(小宇)没有,就没有办成”。这一问题在《新晚报》报道发出后得到了快速解决。小宇表示,想回到原来就读的兴华小学读书。在相关政府部门的协调下,小宇顺利返回兴华小学就读,学费全免。

兴华小学副校长朱政称,学校党员教师已自发抽空为小宇补课,学校也有专职教师对小宇进行心理辅导。

为方便小宇上学,香坊区通天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迅速为母子俩在学校附近找好房子,每月房租1300元,有爱心人士替他们付了半年房租。

《新晚报》报道发出后第二天,香坊区民政局和通天街道办事处将6100元临时救助款送到母子俩手中。当天,小宇的班主任、兴华小学王春飞老师和3位学生家长也赶到其家中,送来水果、牛奶等物品和500元慰问金。

截至2018年11月29日捐款通道关闭,共有25147位捐款人为小宇和母亲捐款,金额达487670元。《新晚报》在新浪微博公布了小宇的手机号和个人开户银行账号后,仍有爱心人士不断捐款。

随着社会救助越来越多,对于一个12岁未成年人来说,如何管理和使用这笔善款也是一个问题。

有人发现小宇爱打手机游戏,怀疑小宇用善款为游戏充值。但小宇说,自己从来没有为手机游戏充过值。

王磊觉得,小宇的本质不坏,特别聪明,只是需要对其进行教育和引导。

接触过小宇的人都说,他很聪明。这是一个懂得体恤家人的小孩。尽管父亲打过自己,但小宇觉得“爸爸挺好的”。在小宇看来,父亲脾气变坏是因为没钱导致的。家里有钱时,父亲给母亲按摩洗脚,陪他玩,还会免费给邻居拉货,给乞丐钱。

失去双亲后,小宇的未来归属和善款使用成为最大的问题。香坊区民政局副局长杨晓萍表示,若无人赡养小宇,他们将为其联系当地的福利院。

小宇父亲自杀当天,警察曾给小宇的二舅郑学峰打电话,让其来家中处理事情。郑学峰在大连开店,正是他为小宇父亲找了一份在大连菜市场卸菜的工作,也为小宇一家人买了回哈尔滨的卧铺票。

接到警察电话后,郑学峰表示因为要打理店铺走不开,未赶回哈尔滨。他随后打给在河北打工的三弟郑学红,希望他能先回家一趟。

媒体报道发出几天后,郑学峰和郑学红先后赶回小宇的家。郑彦芳入住医院的半个多月,一直由郑学红和郑学峰的妻子在照顾,郑学峰则负责照顾小宇。

小宇说,他希望能和二舅一起生活。夜里,他和二舅睡在一张床上,悄声和二舅说,“你在这边找个活儿,等我有工作了买个楼,养活你们。”

郑学峰表示,家人已协商好,未来,他和妻子将长住哈尔滨,抚养小宇,直到其读大学。小宇个人账户和微信上收到善款11多万元,加上《新晚报》募集的捐助款40多万元,他已全部存到银行,用于小宇读书和日常花销。

郑学峰说,小宇已开始新的生活。前几天是他的生日,二舅一家人带他去下了馆子,他很开心。

编辑:王慧文

关键词:父亲 癌症 自杀 病逝 乳腺癌

更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