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点线面 新闻点线面

从“失足少年”到“大学生义工”的救赎之路

2018年01月11日 15:38 | 作者:高艺宁 | 来源:央广网
分享到: 

央广网北京1月11日消息(记者 高艺宁)“小树长歪了,总得有人来扶一把。”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检察院“大手拉小手”工作室是湖北省首家专职负责未成年人案件办理、犯罪预防、维权帮教、社会教育的检察团队。17岁的高三学生李峰是工作室负责人郭艳萍去年的重点帮教对象。

2016年12月,李峰因初恋女友提出分手,用小刀将其捅伤。因案件性质恶劣,检察机关在起诉时定性为杀人未遂。

从看守所出来后,李峰意志消沉,他对父亲说的第一句话是“这社会真没什么意思。”当时的李峰没有想到,9个月后,自己在“大手拉小手”工作室的帮教下圆了大学梦。

记者了解到,2017年,全国共有429名涉案未成年人经检察机关帮教考上大学,回归正确人生轨道。

“有些孩子能拉一把的,我们就拉回来了”

2016年12月的某天晚上,李峰收到了女友提出分手的消息。愤怒之下,李峰翻遍网吧找到女友,把她硬拖了出来。在求复合遭拒后,李峰从口袋里拿出之前女友送给自己的钢笔样式小刀,用力将她推到墙上,用小刀朝其颈部连捅数刀。

“你看我这里都出血了,就放过我吧。”女友哀求到。这句柔弱的哀求让李峰心里那只杀红眼的野兽瞬间刹住了闸。

猛然清醒后,羞愤难当的李峰起了轻生的念头,寒风中,他一个人跑到了长江大桥上,只想一头扎进江中,一了百了。汹涌的江水让李峰在最后时刻止住了脚步,次日0时许,他在桥上拨通了110,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经法医鉴定,被害人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但因情节严重,检察机关在起诉时定性为杀人未遂。

“这个案件的性质其实是非常恶劣的。”郭艳萍告诉记者,但因考虑到李峰即将面临高考,具有犯罪未遂、自首、犯罪时未成年等情节,依法对其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2017年7月5日,在广泛征询各方意见并讨论后,武汉市汉江区检察院慎重对李峰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

2017年前11月,全国检察机关共开展社会调查1.44万人、适用附条件不起诉4798人,达成刑事和解后不起诉1508人,同比分别上升18%、24.8%和47.7%。

“监狱是一个大染缸,把未成年嫌疑人丢进去后,接触的都是成年犯或少年重型犯,孩子会越染越黑,更不利于成长。有些孩子能拉一把的,我们就拉回来了,没必要让他们背负一辈子的人生污点。”郭艳萍说,“虽然不起诉会让我们的工作辛苦些,但值了。”

从“抑郁患者”到“爱心义工”

“爸,我觉得这社会真没什么意思。”从看守所出来,李峰的父亲发现原本活泼的儿子变了,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有时整天也不说一句话。让李峰父亲更为忧心的是,儿子的成绩也一落千丈,正值高考冲刺阶段的他“除了逃课就是在课堂上睡觉”。

在与李峰交流的过程中,办案检察官郭艳萍发现,李峰意志消沉,“第一次见他,很难想象一个1米8大个的小伙子不敢抬头看我,眉头始终皱着,一声不吭。”

“心理测评结果出来了,这是一个有严重心理疾患的孩子。”为了挽救李峰,检察机关将他送入“心港湾”未成年人观护基地,对其进行心理疏导。

刚到观护基地的李峰表现出极大的抵触情绪,对案情避而不谈。“口头教育按他当时的状态肯定听不进去,得想办法让他自己去悟。”几次心理治疗失败,心港湾”未成年人观护基地主任陈宇想到了一个新的心理干预方法。

在观护基地的花园里,陈宇不再只与李峰简单地面对面聊天,而是让他加入到整理蔷薇的活动中。

“蔷薇带刺,先要保证自己和合作伙伴不要被刺扎到,然后再考虑修剪出怎样的造型。”陈宇给孩子们提出要求。活动中,无论李峰做什么,陈宇一直给予鼓励和宽容。

劳动后的分享会上,李峰有些感动,他说成长过程中,从未感受到这样的关注和关爱。这次活动也让李峰感受到合作中的包容与责任,认识到与人相处更多需要理性思考。经过细心、耐心地疏导,李峰宣泄了内心压抑已久的情绪,卸下心防,积极配合心理治疗。

W020180111452178739669

在调查中,办案检察官郭艳萍发现,李峰虽来自正常的三口之家,但其父母受教育程度不高,从小对他的管教方式非打即骂。缺少关爱的成长环境导致李峰具有暴力倾向并伴有强烈自卑情绪,难以融入外界社会,再加上过错发生后,内心的无价值感让李峰变得格外消极。

为了让李峰感受到更多关爱,郭艳萍一方面对李峰父母的教育方式进行纠偏,一方面让李峰参与到各种公益活动中。

在帮扶农民工托管子女的活动中,李峰被赋予了新的身份——学生义工。在孩子们眼中,李峰是充满爱心的大哥哥,教他们做剪纸、组装机器人。“在他与孩子交流的过程中,我们明显感受到他内在流露出的柔软和爱,绝不像案情表面体现出的冰冷和凶残。”郭艳萍说。

随着活动次数增多,李峰重拾勇气和信心,渐渐能坦然面对学习的压力和生活的挫折。距离高考三个月,李峰跟父亲说,“我想最后搏一搏。”

QQ上的知心姐姐

“阿姨我考上大学了。”2017年9月,李峰通过QQ向工作室报喜。网络的另一头是检察官石杨,善于交流的她负责“大手拉小手”工作室维权QQ的运营工作。

“我们的服务对象主要是90后、00后,相比于写信、打电话,他们更喜欢QQ聊天,隔着屏幕实时交谈让他们自在、有安全感,也便于我们开展跟踪帮教。”石杨告诉记者。

为了更好地联系、服务涉案未成年人,适应青少年在网络时代的交流偏好,2010年3月11日,网名为“大手拉小手工作室”的QQ号“792835131”正式上线。

维权QQ的头像,是一个笑容明媚的卷发女孩,检察官们希望,帮教对象能把她们当做知心姐姐,而不仅仅是案件承办人。

“阿姨,我是不是做错了?”经过几个月的尝试,12岁的性侵被害人小米终于在QQ上敞开心扉。案发后,小米一直不愿意露面,害怕与人交流。

石杨告诉记者,小米和嫌疑人也是通过QQ认识的,“可能孩子们对于网络的接受度会高些,宁可隔着网络跟你说些真心话。”通过QQ聊天,检察官引导小米建立了正确的婚恋观,给她挥别过去的勇气。

对工作室的检察官们而言,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外网登录QQ,看到消息及时回应。通过小小的对话框,对帮教对象进行跟踪回访、心理疏导,消解他们内心的疑惑焦虑;通过检查思想汇报、浏览对方空间,掌握孩子们的思想动态、陪伴他们走过青春期的彷徨。

W020180111452178789266

 

W020180111452178819948

通过QQ,2011年“黄金大劫案”的被告阿灿感念检察官的倾心帮助,与工作室保持联系至今,主动分享自己结婚生女的喜悦,节假日从不忘祝福问候;修身、齐家、创业……经工作室帮教的未成年人小伟重获自由后,对未来充满期待;2017年的帮教对象小海,在检察官们的帮助下,圆了大学梦,课余时间积极参加公益活动,义务给外国游客当导游……

维权QQ上线的8年间,“大手拉小手”工作室帮教过的涉案未成年人及其监护人在QQ好友列表中增增减减,至今仍有30多人在案件结束后保持联系,与检察官成为了真正的朋友。

闲不下来的娘子军

审理案件、心理疏导、普法教育……“小手拉大手”工作室的5名女检察官很忙。

“未检检察官必须是个全才,不仅要精通法律,掌握心理学、教育学等方面知识,还要善于沟通,会写文章。法制进校园活动时,为了方便孩子理解,我们还会编排些情景剧……”

谈起手下的这支娘子军,郭艳萍如数家珍,何艳工作麻利,文笔不错;石杨善于沟通,心理疏导在行;袁金金性格开朗,与孩子们打成一片,法治课讲得一级棒;23岁的“小鲜肉”秦开芳刚来一个月,勤奋好学……

在郭艳萍的团队,熬夜加班是家常便饭。患了免疫系统疾病的石杨,仍不下火线。工作室成立头几年,为了不影响工作,石杨把出生仅半年的孩子送回了襄樊老家。

“这份工作虽然很苦,事情很多很杂,但每当看到一个又一个孩子迷途知返,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我们就很有成就感。”郭艳萍告诉记者,“大手拉小手”工作室成立十年来,重点帮教过的100多个未成年人中,无一人重新走上犯罪道路。

(注:文中李峰、小米、阿灿、小伟、小海均为化名)


编辑:王慧文

关键词:犯罪 工作室 未成年人

更多

更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