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点线面 新闻点线面

邓国胜:中国富人慈善应往哪个方向走?

2017年09月13日 11:11 | 来源: 《中国慈善家》
分享到: 

慈善事业需要每个人的常态性参与

邓国胜:中国富人慈善应往哪个方向走?

邓国胜:中国富人慈善应往哪个方向走?


《中国慈善家》:七年前,你曾提出,“我们的困境是因为我们只认识到慈善对政府财政资金的补充作用,但没有认识到慈善真正的意义和价值”,“慈善更重要的是弘扬人与人之间互相关爱的精神”。七年过去,这种境况有根本性的变化吗?

邓国胜:我们为什么要发展慈善事业?各国的经验表明,慈善事业能募集到的资金跟政府的财政收入相比,占比非常低。所以,发展慈善事业,其意义绝不仅仅在于资金,它真正最重要的意义是在人人追逐利润的市场经济背景之下,弘扬一种相互关爱和帮助的精神。应该说,在这方面,近年来我国还是取得了长足进步,但还没有根本性的变化。

变化之一是政策层面。随着政府对慈善组织、慈善事业认识的不断提升,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有助于慈善事业发展的政策、法规。例如,雅安地震之后,民政部就出台了《关于四川芦山7.0级强烈地震抗震救灾捐赠活动的公告》,首次不再指定仅少数公益慈善组织可以进行救灾募捐,也不再将公益慈善组织募集资金集中由政府统筹使用。政府的角色定位准确,不再将慈善资源简单作为财政资金的补充,而是注重激发社会的活力,这样才能让公众和慈善组织更好地参与救灾。 

2016年《慈善法》的颁布,也再次说明政府和社会对慈善产生了更多共识。特别是认识到慈善活动重在人人参与,重在发挥慈善组织的作用。然而,从各地的实践看,当前仍然有不少地方存在政府角色错位的做法,仍然只看到慈善对政府财政资金的补充功能,而没有真正认识到慈善事业发展的作用与价值。

《中国慈善家》:当时你总结称,中国现代慈善的主要组织体系有慈善会系统、基金会系统、红十字会系统。这一点如今有什么变化吗?中国公益行业中是否崛起了重要的新力量?

邓国胜:2016年《慈善法》颁布后,慈善信托的兴起意味着我国慈善事业发展中,出现了一支重要的新生力量。目前,全国已经有30多个慈善信托备案,而且,个别慈善信托的规模比较大,例如,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最近捐赠了20亿现金和1亿股权,(总共)60亿,主要通过慈善信托的方式来运作。另外一个重要的新生力量是社会企业。近年来,我国社会企业发展比较迅速,成为解决社会问题的一种新的创新模式。

应该说基金会自身也有很大变化。原来我们的公募基金会更多是官办背景的基金会,这些年,非公募基金会快速成长,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家族基金会、社区基金会、企业基金会。

中国慈善有可能借互联网等信息技术实现跨越式发展

《中国慈善家》:据近几年数据,美国年度慈善捐款中个人占比高达三分之二以上,而中国慈善捐赠中个人占比从2013年开始连续三年不到20%,并且还有波动与下降。我们的慈善捐赠应该如何由外部刺激导向变成内部自发?

邓国胜:未来还是要加强慈善文化的培育,这有一个过程。客观地说,目前中国的公众捐赠与志愿参与度不高,我们的捐赠主要还是依靠企业,企业捐赠大约占到70%到80%左右。与美国相比,正好是相反的。美国个人捐款占比大概是70%到80%。然而,慈善最重要的就在于人人参与。这一方面说明我国慈善捐赠的结构还不尽合理,公众参与度太低;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未来我国慈善事业发展的空间很大。

这些年,随着我国互联网行业的发展,人们可以通过阿里巴巴、腾讯等公益平台捐赠,个人捐款的门槛急剧降低。以前人们需要通过邮局和银行捐款,大灾的时候,甚至要排长队。钱汇少了,手续费都不够。而现在,人们通过互联网捐赠,非常便捷,而且可以一次捐几分、几元。

互联网公益平台的反馈也比较及时。以前,人们捐钱之后,很难知道捐款的流向,更不清楚捐款的效果,因为反馈的成本太高。现在,通过微博、微信等信息技术,信息反馈、监督的成本极大降低,这也有利于激励人们的自愿捐赠行为。这些年,我国一个积极的变化就是基于互联网的个人捐款发生急剧增长,参与的人次也大大增加,支付宝、腾讯等平台的公益捐赠人次都是以亿为单位。

《中国慈善家》:我国基于互联网的公益创新是否处于世界领先位置?

邓国胜:应该说,这些年,中国基于互联网等信息技术的公益创新发展很快,甚至在一些领域比美国的发展还快。我个人的总体判断是,原来我们的社会创新跟国外相比差距很大,而现在,随着被称为“中国新四大发明”的共享单车、网购、网付与高铁的崛起,中国信息技术的弯道超车,基于互联网、物联网、区块链等信息技术的公益创新完全有可能快速追赶发达国家,甚至超越发达国家。

例如,当前中国公益慈善事业发展的最大瓶颈就是信任问题。然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能够为这一问题的解决提供全新的方案。以前,由于信息披露成本高、信息不对称,公众很难信任某个公益组织,但现在,通过互联网技术、区块链技术,公益组织可以以较低成本及时披露信息,从而建立互信。

这几年我国基于互联网等信息技术的社会创新层出不穷。以蚂蚁森林、蔚蓝地图等为代表,这些创新模式都源自中国。我认为,如果我们能够抓住互联网公益的机遇,中国的公益慈善事业完全有可能实现跨越式的发展。

《中国慈善家》:可能我们的现代慈善文化也会从互联网公益中生长出来?

邓国胜:对,会有一些新的生长点,但是技术不是万能的,也要建立在人文的基础之上。为什么我们这几年发展快?也是因为我们理念已经跟进了,之前技术没有跟进,所以就有一个隔阂在那里。现在信息技术进步这么快,就能帮助我们缩小价值与技术之间的差距。

编辑:王慧文

0 1 0 2 >

更多 时事新闻

更多 阅读推荐

更多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