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际慈善 国际慈善

盖茨基金会向华盛顿大学捐2.79亿美元

2017年02月03日 14:09 | 来源:腾讯科技
分享到: 

据外媒报道,盖茨基金会给盖茨父母的母校华盛顿大学捐赠2.79亿美元用以赞助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的发展,基金会将持续在全球卫生领域施加巨大的影响。

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再一次在华盛顿大学的捐赠史上破了纪录,这次是捐赠2.79亿美元来继续和扩张全球卫生测量的首创项目。

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再一次在华盛顿大学的捐赠史上破了纪录,这次是捐赠2.79亿美元来继续和扩张全球卫生测量的首创项目。

这笔款项会赞助华盛顿大学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IHME)今后十年的工作。十年前,盖茨基金会给华盛顿大学捐赠了1.05亿美元来建立这个研究所,那时,1.05亿美元已是学校捐赠史上接受的最大赠额。

三个月前,盖茨基金会捐赠2.1亿美元,给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IHME)和全球卫生学院建造教学楼,这项捐款使之前的1.05亿美元黯然失色。

华盛顿大学校长安娜·玛丽·科斯(Ana Mari Cauce)说,最新的这笔捐赠表达了“对研究所工作的信心”,这个数额在美国任何一所大学的捐赠榜上都能名列前茅。

盖茨家族和其基金会在过去二十年里给华盛顿大学总共捐赠了12.5亿美元,而这还不包括比尔?盖茨创立的微软公司给华盛顿大学捐赠的1亿多美元。

盖茨基金会的捐赠覆盖了给从艾滋病、自闭症和肺结核研究到奖学金项目,以及华盛顿大学仪乐队的方方面面。

梅林达·盖茨在一封邮件里提到,华盛顿大学和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以及他的家族渊源深厚。比尔?盖茨的父母还有姐姐都毕业于华盛顿大学,也在学校董事会工作。

“华盛顿大学独特地融合了我们地方大学和世界一流研究中心的特点,” 梅林达·盖茨写道。“最近,它很好地运用了最好的资源来解决世界上最困难、最紧迫的问题。”

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IHME)是盖茨夫妇至今在华盛顿大学最大的投资,自开始之际,已经赞助了4.45亿美元。研究所利用大数据对全球导致死亡和残疾的原因进行全面分析,研究对象覆盖非洲和印度的城市乡村以及华盛顿州。

梅林达·盖茨写道,“这会成为业内标准。”

这个研究所当初创立是由于盖茨夫妇发现像疟疾这样的疾病人数的统计数据是不完整和矛盾的,即使他们的基金会试图优先做这些项目,评估卫生影响。医学统计学家克里斯托弗·默里(Christopher Murray)教授的工作给比尔?盖茨留下深刻印象,他发明了一种方法来估测疾病致死人数对卫生和生产力的影响,而不仅仅是不同疾病的致死人数。

当默里在哈佛大学建立卫生统计研究所的计划落空时,盖茨夫妇提供赞助让他来西雅图大展宏图。

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IHME)建立之初只有三个人,现在已经有超过300名工作人员。新的赞助将使工作人员扩张到500名左右。

“某些方面来说,我们认为我们在过去十年里建立的是有关卫生计量的科学,”默里说。“拥有长期赞助的好处在于你可以长远地考虑问题,培养需要的人才,创设新的研究方法。”

对于盖茨基金会而言,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IHME)的卫生评估是指引他们行动的“北斗星”,基金会CEO休·戴思蒙德·海尔曼(Sue Desmond-Hellmann)教授表示。

她说:“为了可信的消息源,克里斯组建的精英研究团队,对我们而言是很重要的资产。”

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IHME)的先前一篇研究成果表明疟疾的卫生影响被低估,这帮助基金会作出决定将蚊媒疾病从它们的最优级之一中移除。现在,基金会依靠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IHME)的本土分析来调整消灭疟疾的地区策略,戴思蒙德·海尔曼说。

她说,基金会也利用研究所的数据来监控传染性疾病到慢性疾病的转变,随着国家越来越富裕,得心脏病和高血压等慢性疾病的人数开始增多。

起初,虽然研究所引起其它卫生专家的敌对,他们指控西雅图研究所傲慢无礼,不愿分享数据和研究方法。它的首份全球卫生报告都没有得到世界卫生组织的认可。

自此,研究所公开了它的原始数据和代码,并与130个国家的2100名研究员展开合作。盖茨基金会创建了一个独立的咨询委员会来对研究所问责,并帮助它和全球卫生的其它关键机构加强联系。

“所以这不是一个西雅图的组织说:这就应该这样做,”默里说。“而是一个人们有所有权的全球企业。”

一些专家仍然对疾病调研以及盖茨基金会对全球卫生的过分影响保持批判。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IHME)对青少年儿童主要杀手腹泻病的评估有非常多种,研究所根据计算出来的数据仍然不能完全解释,伦敦卫生学与热带医学学院的桑迪·凯恩克罗斯(Sandy Cairncross)在邮件里说道。

他写到,“盖茨基金会对卫生领域施加重大影响已经业内有名,但是我认为那主要是因为它的影响力大到一个小举动在我们看来都能引发地震。”

最后凯恩克罗斯表示,他希望基金会能认识到与公众增加互动的需求,包括在它施加重大影响的贫穷国家。

虽然它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在全球展开,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IHME)也将分析视角聚焦于美国,并得到了些大开眼界的结果,科斯指出。比如,西雅图的几百英里内,平均期望寿命能相差8年之久。

“我们在这个国家面临的巨大挑战之一就是我们该如何把最好的医疗卫生带给更贫困的社会?”科斯问到。

研究所的扩张和学校里盖茨新赞助的教学楼,都是华盛顿大学对“人口健康”长期倡议的一部分。倡议的理念是利用大数据和科技来帮助梳理影响健康的经济、社会和环境因素,然后找到改善的方法。

“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IHME)真的能实现这一理念,”科斯说。“在研究所创建之前,人们都没有想过大数据对卫生健康可以起到的推动作用。”

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IHME)现在位于贝尔镇,与华盛顿大学的主校区分离,虽然它的许多教员在学院工作,学生也参与了一些项目,科斯补充道。

到2020年新教学楼建成时,研究所会在“主校区的正中间”,科斯说她希望增加学生教员间的互动。

除了进行中的卫生评估,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IHME)计划对全球卫生的赞助开销做更多的分析和预测,以此帮助领导人理解他们的行动将会如何影响未来社会的卫生。

“当所有人都看同一本剧本,你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实现抱负而不是讨论数字,” 戴思蒙德·海尔曼说,“而这是极好的。”


编辑:王慧文

关键词:盖茨基金会 卫生 研究所 华盛顿

更多

更多